福州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游戏

我杀了龙傲天 第一百零八章 试剑大会落幕

来源: 作者: 2019-11-07 20:13:45

我杀了龙傲天 第一百零八章 试剑大会落幕

“卡吞,阔卡求那集资!”

叶昊兑换了系统商城里的一秒万印,一秒内可以结一万次印,几乎是在刹那之内施展出了火遁·豪火球之术。

叶昊从嘴中喷出一团杀伤力极大的火球,直扑白暮而去。

白暮见状,双腿猛的蹬地,疯狂倒退,这造型夸张的火球顿时扑了个空,消散在了天地间。

叶昊已经是结丹修为,直接驭空飞行,凌空虚踏几步,眨眼间来到了完颜夏彤的身边。

“那不是叶师叔吗?他怎么来了?”

“什么叶师叔?分明就是叶魔头!”

“没错,他最近干可没少干过欺男霸女的事。”

场外的弟子纷纷嘟哝道。

李不眠听言,还以为是哪个狠角色,没想到仔细一看,居然是叶昊这个Looser,李不眠觉得有些好笑。

叶昊看见完颜夏彤的断臂,眉头一皱,他还是比较喜欢这个女人的

“白暮,你已经打败了完颜夏彤,证明了你自己,心结已破,念头已经通达,我想应该已经够了。”

叶昊淡淡说道。

陷入癫狂的白暮置若罔闻,戴着黑色头盔的他看不出表情,只露出一双猩红的赤眼,挥动斩龙大剑,向叶昊砍去。

叶昊皱了皱眉,摇头一叹,他本来打算前来助阵,为完颜夏彤找回颜面,但事情有变,他之所以没有对白暮动怒,是因为他在调查白暮底细的时候,发现了一样极其恐怖的事件。

叶昊看着向自己斩来的白暮,不躲不避,只是说道:“白暮,你可能不知道你白家的近况,白家……已经不存于世了。”

就在斩龙大剑要劈在叶昊头上的一刹那,白暮骤的恢复了神智,瞳孔上的赤红渐渐消散,恢复了清明。

就在此时,他全身的伤势都在此刻爆发,盔甲缝隙间狂飙血浆,无尽的痛楚涌上心头,不过白暮硬是没有吭出一声。

“你,说,什,么?”

白暮一字一顿的问出,嗓音带着一丝颤抖。

叶昊深吸一口气,眼神闪烁的说道:“一个月前,你的兄长白黎,为了练成一种邪术,提升自己的资质,屠尽了白家上上下下所有人,无论是嫡系还是支脉,一个都没有留下。”

白暮身躯骤的一颤,嗓音嘶哑道:“白黎……我从未听过这个名字!我不记得有这样一个兄长!”

叶昊摇了摇头,叹道:“这我就不知晓了。”

白暮瞳孔猛的一缩,不去管完颜夏彤那个废人,他身形晃动,二话不说,提着斩龙大剑,往演武场外遁去,他心急如焚,要以最快速度回到白家,亲眼求证叶昊所说的话。

离开的时候,白暮别有深意的看了李不眠一眼,但只是短短那么一刹,便侧回头颅,疯了似的往宗门外面遁去。

众人听见两人的谈话震惊至极,望着白暮离去的背影,皆是一脸唏嘘,要是叶昊所说属实,那么白暮将受到万劫不复的打击!

完颜夏彤眼眸黯淡,捂着断臂的伤口,看着白暮离去的方向,心中五味陈杂。

十大峰主没有阻止白暮的离去,虽说擅自离开宗门违反门规,但白暮的情况已经是极其特殊的那种了,恐怕也没心情去做什么出宗登记了。

南宫诚见状,正了正神色,宣布道:“好了,此次试剑大会结束,名次已经决出,明日午时到外门大殿领取奖励,并通知你们的归属。”

试剑大会的胜者,并不是由弟子挑选峰主,而是峰主挑选弟子,不然的话,所有人都往最碉的峰主那里靠拢了,要不然就是最漂亮的宋诗韵。

演武场所有的弟子向十大峰主毕恭毕敬的行礼后,便作鸟兽散,各自离去了。

李不眠收回音箱,眼睛望着白暮离去的方向微微一笑,他并没有在此时约战青竹峰大弟子,这种垃圾,什么时候收拾也不迟。

十年一度的试剑大会,因为白暮的这么一闹,在匆忙中便到了尾声,草草的结束了。

在陆长风不善的目光中,李不眠与江华一同回到了常阳峰上。

宋诗韵与赤云童子一边飞行,一边谈着话。

“师尊,那吴极……”

宋诗韵舔了舔嘴唇,说道:“已经是我缥缈峰的人了,其他老家伙是争不过我的。”

赤云童子抱拳一拜,恭敬道:“那弟子为吴师弟谢过师尊了。”

宋诗韵嫣然一笑,摸了摸赤云童子的头发,不得不说,这个小正太给自己找了一个绝佳的猎物。

旋即宋诗韵神色骤的一黯,暗自在心中叹息道:“不知道白暮那小子会怎样……”

……

凌云峰,议事殿内。

气势磅礴的会议桌上,十三名长老肃穆而坐,至于龙头的上位,则是大长老陈德厚所在的位置。

“大长老,宗主还未出关,聂小柔的事情该如何定夺?”

“此事必须快刀斩乱麻,宗内现在只知道有三名首席弟子,还不知道聂小柔的存在,要是这件事情败露出去,凌云宗颜面于何地?”

“虽说我凌云宗不是那种迂腐的宗门,但一个风尘女子的身份,也太敏感了吧?”

长老院十三个长老七嘴八舌的讨论着,其中有的持反对意见,但也有立场相悖的。

一个老妪说道:“老身不这样认为,那女子是完璧之身,不能算风尘女子,只能算一个歌伎,她天资妖孽,虽说凌云宗现在已经可抗衡五大名宗,但天骄这种东西,是不嫌多的。”

周围几个长老也附和着老妪的话,长老院对聂小柔的态度几乎毁誉参半,要靠陈德厚来定夺。

可陈德厚的额头上渗出了冷汗,双手合十抵着下巴,一脸忧虑之色。

众多长老纷纷震惊,从未见过陈德厚有过如此失态的神情!

陈德厚想起来曾经在大雁王朝郊外的时候,他放任南阳宗弟子去杀聂小柔,没想到南阳宗全军覆没,只逃出一个女弟子,据那女弟子所说,是一个自称血虐阁阁主的人出手相助。

若是放在三个月前,陈德厚对这血虐阁主也就笑笑,势必要把聂小柔撵走,但现在,形势已经不同了。

陈德厚目中凝重,严肃道:“诸位想必都听过血虐阁的大名了吧。”

在场长老神情都是一震,血虐阁之名早已扬遍南域,修真界八方风雨,散修界更是暗流涌动,而那一则不知道谁编造出的谣言,甚至已经传到了中州。

但众多长老都不明白,现在实在商讨聂小柔的事,陈德厚突然提起血虐阁是何意?

“血虐阁我们当然听说过,不知道大长老提这个是何用意?”

陈德厚眉头紧锁,脸上密布的皱纹挤压在一起,显得有些枯槁。

“聂小柔与那血虐阁主有着联系。”

陈德厚缓缓说道。

轰!

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炸进在场所有人的脑中。

“联系!什么联系!?”

“亲属关系还是?”

“这样来的话……”

陈德厚伸出手掌,作出一个噤声的手势,全场都肃静下来。

议事殿内一片肃穆之色,全部等着陈德厚的下文。

陈德厚深吸一口气,本就苍老的面容再度枯萎了一些。

“聂小柔以后就是凌云宗的首席弟子,不得怠慢丝毫,修炼资源要往她身上倾斜,与其他三个首席弟子一视同仁,至于对外界的说法……就照尧长老所说,聂小柔是一名歌伎。”

陈德厚神色肃穆,那个万里巨坑的威慑性,实在大得可怕。

所有人都不知道,那巨坑的始作俑者并不是李不眠,而是另外一个男子,这倒是让李不眠给捡了好处。

只有李不眠知晓,那个万里巨坑,只是寸头男的拳风所致,而且当时寸头男打出的是上勾拳,也就是说,仅仅只是拳风的微弱余波,就造成了万里巨坑。

海南男科医院哪家好
贵阳癫痫病可以治愈吗
剑阁县人民医院
新钢中心医院预约挂号
阜阳治疗宫颈炎方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