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州之窗

当前位置: 首页 >科技

寂静王冠 第六百八十六章 饮鸩止渴

来源: 作者: 2019-11-08 04:21:10

寂静王冠 第六百八十六章 饮鸩止渴

铁弓铜箭。

长弓的样式还停留在六百年前最原始的造型,以陪葬品长眠黑暗数百年的铜箭也早已经锈蚀,遍布铜锈。

而敌人是众多权杖和数位位于此世顶点的强者。

十足滑稽。

甚至北地小孩子们玩耍用的短弓都比它更有威胁力。

但是弓弦绞紧的瞬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一种毫无由来的窒息感。

就像是自己的脖子上有一根无形的绞索缓缓收紧,冰冷的触感蔓延在心脏之上,眼前昏黑一片。

那种浓厚的恐惧感从后脑蹿升,几乎主宰了神智,令所有人的意识紊乱,难以自持。

威胁并非来自于弓箭。

而是来自于拉弓的人。

刺骨的寒意刚刚泛起,箭矢已经呼啸而出,整个归墟,所有活物瞬间汗毛乍起,无法压抑尖叫的冲动。

举世杀机汇聚于一箭之上,那一箭悄无声息的贯穿天地,向着叶清玄的面前飞来。

怎么又是我?!

被从人群之中选中的叶清玄一脸懵逼。

可很快,他就没有时间再错愕。

仿佛绞首架的绳子缓缓收紧。

在感知之中,时间就像是被停滞了,无从躲闪,也无法阻拦,那一箭恰如死亡到来,从容而优雅,不紧不慢。

龙威如幻影,被无声穿过。

地上天国的界域毫无反应,被穿透了一个小小的空隙。

向外飞驰的黄金之龙此刻却缓慢的令人难以忍受,被那一支铜箭轻而易举的追逐而上,紧接着,撕裂了巨龙的左翼,缓缓地旋转着,投向了叶清玄的心口。

无声穿透。

巨大的震荡从浑身每个角落中迸发,衰亡的气息迅速扩散,骨骼风化、内脏朽烂、血液干涸,皮肤破裂,器官残损。

转瞬间,一切生机尽数湮灭。

血液循环破裂的同时,以太循环也被强行击溃了。

刚刚凝结而成的宿命之章在这一箭之下分崩离析,拉扯着叶清玄残存的意志一同落向黑暗的最深处。

灰飞烟灭。

可在灰飞烟灭之中,一道电光转瞬迸发。

变革乐理自宿命之章的最深处爆发,电光转瞬间迅速演化,将分崩离析的乐理重新修补,再度衔接天梯,修正了叶清玄的意志,愤怒地将那一箭中的死意消磨殆尽之后,注入了躯壳之中,令心脏再度跳动,血液再造,器官更新,骨骼恢复。

一瞬间灰飞烟灭而死,一瞬间又否定这死亡,再度得活。

龙背之上,叶清玄仿佛耗尽了所有精力,狼狈坐倒,伸手,用尽所有力气扯出了心口的箭矢,脸色惨白。

虚弱到了极点。

这究竟是什么鬼?!

他刚刚已经被杀死了一次。

虽然是只能说是险些死去,但之所以能活着,只能说多亏他‘经验丰富’了。

要不是龙威和地上天国乃至黄金之龙的兽性将那诡异的一箭层层削弱,要不是他已经进入了真空,用以太循环替代了血液循环,要不是刚刚成就宿命之章,要不是变革乐理,要不是经验丰富……

要不是那么多前提条件的话,他恐怕就会死个干脆。

更诡异的是,这一箭分明就是普普通通的一箭,既没有恐怖的声威也没有可怕的乐理,只是纯粹地靠着弹性势能将一枚锈蚀的铜箭给射过来而已。

别说一支,就算十万支也不应该能损害到自己一根汗毛才对。

很快,更多的人也尝试到了和他一样的苦楚。

早在叶清玄中招的瞬间,其他人便闪了个飞快,几乎每个人都做好了防御。

寂静里,白骑士再度从壶中取出了第二支箭,搭上弓弦,那动作如此轻柔而仔细,慢条斯理

,仿佛在做一件十足精细的事情,但速度却快的不可思议。

时间就像是在这一瞬间重叠了。

每个人都看见了白骑士拉开弓弦,对准了自己……

下一瞬间,无数幻影从白骑士周身浮现,凄厉的破空之声此起彼伏的炸响、

似是一击,可壶中的箭却彻底空了!

紧接着,群星陨落!

原本如群星一般高悬在天空中的权杖们,此刻转瞬间存减员了一大半,在那一箭的贯穿之下,都像是被串在长矛上的凡人,绝望受死。

剩下的光芒尽数黯淡,宛如风中残烛,苟延残喘。

而猝不及防之间,雷电湮灭,神性受创,铜箭没入了第二帝子另一只眼眶,此刻雷霆之神已经变成了彻底的盲人。

肖邦倒飞而出,周身乐理散乱,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圆镜。

圆镜之上钉着一支致命的铜箭,代替他承受了死亡,可明显,他本人也不甚好受,竭力喘息,凝视着白骑士的所在,眼神惊惧。

而就同时,归墟伸出,盘膝跪坐的袁惊骤然呕出一口淤血,膝前的长剑上无声崩裂出一道伤痕,剑中的魂灵在哀鸣。

众目睽睽之下,归墟碎片从半空中落下,摔在地上。

“感觉到了么?”

叶清玄听到那个此刻他最不想听的声音:

“——这就是祂的要素投影。”

帕格尼尼!

二十四重幻境之中,帕格尼尼再无任何匆忙,慢条斯理地摧毁着一个又一个的支点。他并不着急突破而出,而是带给了叶清玄绝大的压力,逼着他全力维持着这个笼子。

否则,就承受最糟糕的后果。

向前无路,撤退不能。

只能饮鸠止渴。

“……”

叶青玄忍不住骂了一句脏话,神情变得阴沉起来,缓缓抬起命运之杖,准备全力应对接下来的冲击。

最起码,先要弄清楚那个鬼东西究竟是什么玩意……

可就在那一瞬间,低沉的鼓声从远方的海域响起。

微弱的鼓声扩散,转瞬间来到了叶青玄的耳边,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臂轻轻地拉了他一把,想要把他拉进什么地方。

他回头看了一眼鼓声传来的地方。

阿斯加德的海上要塞。

第二帝子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叶青玄,我们需要谈谈。”

叶青玄犹豫了一下,紧接着,自身乐理衔接迎合了那鼓声中的拉扯。

下一瞬间,他感觉到,时间停止了。

不,停止的并非是外界的时间,而是自身所处的地方。

在那一刹那,以太界和物质界之间,有一道狭长的夹层缓缓的展开。隐藏在纷乱余波中的狭小夹层将他的意识拉入了其中。

这里甚至不存在任何的物质,是一个只存在于精神感知之中的领域。

透过那个毫无阻拦的夹层,他能够观测到停滞的世界。就像是看着一副巨细无遗的壁画,一切都映入了眼中,无从遮掩。

紧接着,一道蕴藏着神性的宿命之章投入这里,幻化成第二帝子的摸样。只不过此刻他看起来分外惨烈,残存的肉眼已经腐蚀,只有左眼中的神性火焰在愤怒燃烧。

“局势已经失控了,叶青玄。”

第二帝子的身影从叶青玄身旁浮现,直截了当地提议:“我们可以合作,阿斯加德与安格鲁平分归墟,共同开发。”

“为什么要平分?”

并没有他预想中的一拍即合,叶青玄反问道:“按照现在来讲,明明是我手里的份额比较多吧?”

第二帝子皱起眉头:“可你面临的风险同样不小,有海上要塞在,我们大可抽身离开,可你呢?”

“我可以把东西献给圣城啊,别忘了我兼着大主教衔呢。”

叶青玄毫不示弱,一步不退:“可如果你们抽身离开,那就什么都得不到了——你那一箭可就白挨了。

而且如果我没猜错:你所掌控的天灾武器里,一定有复仇要素。如果这一次不以眼还眼,那你和它的契合度恐怕很难再提升,搞不好还会下降。”

第二帝子的表情微微抽搐,似是被戳中了软肋,语气变得冷漠起来:“你这样的态度我们恐怕没得谈。”

“要谈的是你们,不是我,对不对?”

叶青玄漫天要价,却不准备将第二帝子逼的太死,转换了话题:“时间紧急,我们最好开诚布公一些——让那位旁观的朋友出来,一起聊聊怎么样?”

第二帝子沉默片刻,似是倾听着什么,很快,另一道身影从空白之中浮现出来。

是一个手捧着泥板的老人,泥板之上写满了楔形音符,隐隐和周围呼应着。

那个投影周身缠绕着繁复的乐理,延伸没入了虚空之中,和整个断层衔接为一体,恐怕他才是这里的掌控者。

“这个‘透镜’就是你的权杖?”

叶青玄轻声感叹:“想法不错。”

“大审判长目光如炬。”

老者忍不住苦笑,没想到这么快就被叶青玄摸清了底牌。

如果叶青玄所猜测的那样,这个甚至没有办法容纳实体,只能够由意识投影进入的以太断层其实是一枚‘透镜’。

用来观察现实的透镜。

这个启示学派出身的老乐师舍弃了所有的战斗力,甚至将自己的权杖都打造成了现在的样子,没有如同其他乐师一样将权杖升入以太界深处,以求更贴近大源。

简直偏执到让人不敢相信——牺牲了从大源得到启示、洞见未来的机会,所换取到的就是对于‘现在’的可怕洞察力。

西安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珠海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武汉博仕医院康建物
长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珠海治疗阳痿医院

相关推荐